首页
 > 

娱乐

 > 正文

2019娱乐年度人物丨黄子韬:我没有偶像包袱

  • 编辑时间: 2020-11-20


新京报:如果有了恋情,会选择第一时间公开吗?


黄子韬:不一定,等有了再说吧,现在想了也白想。


新京报:以后还会选择在社交媒体上说“心里话”吗?


黄子韬:会吧,看具体是什么吧,哈哈。


艺人供图


新京报:音乐和影视作品二者之间,如果一定要做个取舍,你会怎么做?


黄子韬:太难了,没法取舍,影视、当演员是我的工作,音乐是我的生活,这没法选。


新京报:在综艺节目里比较放飞自我,不顾及形象,平时会很在意偶像包袱吗?


黄子韬:不会,我没什么偶像包袱,录真人秀更没有,真的就是我非常生活的状态。


新京报:你曾说“偶像不是万能的,真正的意义是让别人变得更好”,那作为偶像,你觉得能在哪几个方面感染你的粉丝?


黄子韬:首先是我得不断地去变好,干好自己的工作,不管是拍电视剧、录综艺,还是唱歌,我在一步步实现自己的梦想,变得越来越好。那粉丝也得跟上我的节奏,也去努力让自己的生活变得越来越好。而不是每天像有些小姑娘幻想的什么哥哥会娶我,我要嫁给哥哥啊,不是那样的。艺人和粉丝,我们一起都过得越来越好,才是一个偶像的正能量。


同题问答


新京报:你有脱发的困扰吗?如果没有,能否透露下保持发量的秘诀。


黄子韬:没有。


新京报:你多久会去社交媒体搜一次自己的名字?


黄子韬:偶尔会搜,一周两三次吧。


艺人供图


新京报:2019年遇到过几次水逆,请详细讲下你经历的一次水逆过程。


黄子韬:我没有水逆。


新京报:你觉得自己拥有被爱的体质吗?


黄子韬:拥有,那必须的,我值得被爱。我爱很多人,我爱的人也都爱我,哈哈。


新京报:网购频率最高的东西是什么?具体次数是多少?


黄子韬:家里的家具或者生活用品吧,没有具体的,我其实经常网购,网上直接买方便。


新京报:最近一次熬夜是什么时候?因为什么而熬夜?


黄子韬:最近一次是工作,在国外拍摄。


新京报:分享一个你最近觉得“太难了”的事情。


黄子韬:刚才那个问题,让我在音乐和影视中做个取舍,就太难了。


新京报:有没有特想“盘”的艺人?


黄子韬:音乐的话是周杰伦,想合作一首歌,真的很想,我的偶像。


新京报:2019年,有没有一件事,对你来说是“咱也不知道,咱也不敢问”的?


黄子韬:没有。


艺人供图


新京报:用三个词形容你的2019年,并用三个词描述你期待中的2020年。


黄子韬:2019年:充实、实现愿望、龙韬娱乐。2020年:还没想好呢,先过着再说吧。


新京报:和你相关的热搜,哪两次让你印象深刻?为什么?


黄子韬:记不清了,每次上热搜,大部分都是工作人员截图告诉我,有的就很逗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截图出来或者视频出来就那么逗。 


新京报:最近社交媒体都被“2017→2019”霸屏了,如果让你选会发什么样的对比图片或对比事件。


黄子韬:我一般不会发这种东西,哈哈。


新京报:对你现在的工作状态是否满意,是否有高强度、高压力、高紧张、持续过劳的情况?


黄子韬:我还好,我是一个会自己跟自己玩的人,高强度、高压力这种,睡睡觉、玩一玩就过去了。


新京报:2020年,最想改掉的一项日常生活陋习,是什么?


黄子韬:熬夜吧,但有时候工作就得熬夜,没办法。




新京报:过去这一年印象最深刻的“名场面”是哪个瞬间?


黄子韬:2019年国庆阅兵在台下观礼的时候,太激动了,为国家骄傲,太牛了。


新京报记者 张赫

编辑 吴冬妮 
艺人供图